大臣助理斡旋‧阿窿不逼债‧滥赌经理放弃寻死

2020-06-29|浏览量:131|点赞:103
大臣助理斡旋‧阿窿不逼债‧滥赌经理放弃寻死(柔佛‧新山26日讯)一名高收入经理从10多岁起就开始嗜赌如命,他在3年前结婚生子后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还变本加厉的继续豪赌,至今输了逾20万令吉,结果,他不但刷爆自己和妻子的信用卡,还连累老母掏出棺材本替他还债。不过,欠债累累的他仍在拖欠银行大笔债务的情况下,续向大耳窿、卜基和亲友借贷逾2万令吉的款项。直至两组大耳窿近日频频向他追讨9000令吉欠款,他才因承受不了压力而停止借钱,并萌生自杀念头,不过,他却在寻死前致电《》,一方面向记者哭诉他的悔恨,以及要求本报代他向母亲及妻子转达遗言,另一方面则希望《》能刊登他的遭遇,以警惕其他赌徒勿步其后尘。要《》记者转达遗言所幸,经《》安排柔州大臣助理兼马华埔莱区会主席刘德贤代为向大耳窿斡旋后,这名自视为病态赌徒的经理终打消寻死念头,并在妻子的支持下,发誓戒赌,以踏上新的人生里程碑。来自新山的华裔男子李彼德(化名)于上週一晚上联络记者时,以颤抖的哭泣声叙说他的悔意。他劈头就说,他因为无力偿还欠下阿窿的债务,所以想要自杀,不过,在经过本报记者的不断劝导下,加上记者承诺将代他向政党人士求助后,他这才打消自杀念头。“我过去赌球赌了10多年,并曾输过大笔钱,但我当时从未向大耳窿借钱,只是拼命刷卡,直到刷爆自己和妻子的信用卡后,我就转向家人和亲友借钱。”母掏棺材本代还债然而,在借无可借下,他竟转向大耳窿举债,没料到,大耳窿的追债手法令让他压力重重,他更担心不知情的妻子、9岁女儿和年仅2岁的儿子的性命会受到威胁。“最令我头痛的是近一个月欠下的两组大耳窿共9000令吉的债务,因为偿还利息的时间已到,我这两天不断接到大耳窿催促清还利息的电话,我真的很怕大耳窿会讨债讨到家里来。”他说,除了向大耳窿借钱,他还欠下朋友6400令吉,以及卜基逾5000令吉。“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已经没有生存的必要?”彼德每个月薪水为6000令吉,这原本足够供他们一家人的开销,但因他“旧债未清,新债又来”,加上他每週需摊还至少1950令吉的利息给大耳窿,以致他入不敷出。“我和妻子早前曾向国家银行申请加入债务重组与摊还计划,所以,我目前每个月需偿还1800令吉给银行,此外,我也向亲友借了2万令吉来偿还赌债,现在每个月得向他们摊还约500令吉。不仅如此,由于我曾向小姨子借贷4万令吉,所以,我每个月还需还她1000令吉。”说着说着,电话那头又传出哭声。彼德说,在走投无路之下,他真的想死。“我可能没有机会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了………”他说,经常借钱赌球的他,在亲友群中可说是“恶名昭彰”,他的家人甚至曾对他说出重话:“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为赌丢失亲情的彼德,在同时面对大耳窿、卜基频频来电的疲劳轰炸下,终于情绪崩溃。他说,对于自己因好赌而让亲人受苦一事,他感到十分懊悔和难过。没脸向亲友借借阿窿陷泥沼彼德指出,去年11月,他在网上赌世界杯输了七八万令吉后,他的老闆、母亲、哥哥及妻姨共拿出8万令吉助他渡过难关,而当他过后再因赌球而欠钱时,他已无颜再向亲友借钱,因此,他转而向大耳窿借贷。“我向两组阿窿借3笔钱,每笔3000令吉,当时我借3000令吉只拿到2250令吉,每週需还750令吉利息;另一组则欠了两笔3000令吉,第一次拿钱各只得2400令吉,一个每週要还600令吉利息,另一个是每10天还600令吉利息。”他披露,欠下阿窿债后,他不敢向家人或朋友求助,因为他开不了口,毕竟他们不久前才掏钱帮他偿还巨债。“起初,我在赌球时是有输有赢的,但到最后却是输多赢少,所以,我就开口向朋友借钱,当时,我心想一定能赢回来,届时就可还钱,结果却是一输再输,以致朋友都怕了我。”除了到网咖赌球,彼德也利用手机上网赌博。他说,当他没钱还卜基时,卜基就把他所欠的钱“转”给大耳窿,由大耳窿向他追债。亲手救割脉三哥没获教训不只是彼德好赌,他的三哥也曾因欠下20万令吉赌债而一度割脉自杀,所幸被彼德发现,及时救了三哥一命。“三哥的手流出鲜血,而且已经凝固,我和家人赶紧抱起他送往新山中央医院,救回了他。”他指出,三哥痊癒后,离开了本地,到槟城发展,并与大哥同住,不料又走回赌球之路,还用大哥的地址借大耳窿。最终,三哥转到柬埔寨发展,相信已经摆脱赌海。“我没从三哥的事件中吸取教训,结果也搞到自己欠债累累,被大耳窿追债恐吓。”卖车代还债妻给机会改过彼德经历一段被大耳窿追债的日子后,最终获得妻子的原谅,妻子也卖掉自己供了近5年的第二国产迈薇套现,助他偿还9000令吉的阿窿债,然后夫妻俩重新展开新的人生。彼德说,经过这件事后,他已下定决心一定要戒赌。他称,被追债期间,他与妻子到新山柏伶花园的佛光山心灵治疗中心与辅导员会面,妻子看到他悔意已深且决心戒赌,最终决定将自己名下的车子卖掉,以解决的欠债。“我非常感谢妻子的体谅,她原本不原谅我、还说心已死,但她最后还是给我机会重新做人。我也感谢各方的协助,我人生的上半场已经输掉了,不能再输下半场。”他也说,虽然车子卖了,但他与妻子的感情反而比以前更好,这对他来说,这真是一个奇蹟。欠债戒2月赌瘾发作又赌彼德说,每次欠下巨债时,他就下定决定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赌了,可是过了没多久,他的赌瘾又发作,重新踏上这条不归路。“就像去年11月的债还清后,我只停了2个月没赌,接下来又心痒,希望每个月能赢七八百令吉,心想这样日子就比较轻鬆,不料又欠下逾2万令吉赌球债。”他指出,是母亲在把棺材本全都拿出来后,再向姐姐借了5000令吉,才替他把债务还清。彼德的父母健在,上有3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排行最小。3年前,他与妻子结婚后,两人育有一名2岁儿子,至于9岁女儿则是太太与前夫所生。“结婚后,妻子和我一同负担家里的一切开销,但我仍戒不掉赌瘾。我真的很对不起妻子,妻子和前夫离婚后就跟了我,孩子也跟我姓,我却对不起他们。”卜基允逐月还阿窿不追息记者在接获彼德的求助电话后,随即与古来亲子工作坊总监陈就平安排彼德与柔佛州务大臣助理兼马华埔莱区会主席刘德贤见面,并由刘德贤出面与大耳窿及卜基谈判。经3方协商下,卜基终答应让彼德逐月摊还小数额的债务,而大耳窿也答应在彼德筹钱还债期间,不向彼德追算利息。彼德披露,卜基已答应让他每月清还250令吉,一直到他把所欠下的逾5000令吉还清为止。“之前,刘德贤与大耳窿的谈判一直处在胶着状态,只因我还未能从家人方面取得金钱上的协助。在这段期间,我都活在恐惧之中,因为大耳窿不时来电追债,也传送带有恐吓性的简讯给我,让我惶恐不安,担心家人遭到骚扰或受到伤害。”不过,他说,现在债务终于全都解决了,令他鬆了一口气。此外,在妻子家人与各方的协助下,彼德也已清还欠下朋友的6400令吉。盼戒赌会助返正途自称为病态赌徒的彼德已向古来亲子戒赌工作坊与新山柔佛再也花园的信心戒赌会寻求协助,希望可以通过两方的协助与治疗,让他重返正途。古来戒赌工作坊总监陈就平说,他正在寻找适合彼德的方式加以辅导,以助彼德走出赌海。“其实,以彼德的收入,他和家人都能过不错的生活。但彼德却因性格上的弱点,而陷入赌海无法自拔。”他希望彼德通过工作坊给予的专人辅导后,能成功戒掉赌瘾。此外,工作坊策划一个为时一週让赌徒参与的《心灵之旅》,透过一週的相处,导正赌徒的人格。不过,陈就平说,彼德暂时因工作无法抽身参与,所以工作坊会先以辅导作为主要治疗彼德嗜赌的恶习。“彼德也可以入住工作坊的培训中心一段时间,方便辅导员上门辅导,也暂时让他改变所处的生活环境。”他也从彼德口中得知,彼德也接触过马来西亚信心戒赌会柔佛再也戒赌站,并也答应会定时前往参与戒赌站每逢週三及週日的聚会,以便透过那些“过来人”的经验分享来加强自己戒赌的信心。‧报导:罗素兰‧2011.08.2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